学会首页学会概况学会动态作品欣赏会员风采书籍出版业务培训学术交流咨询服务联系我们 
 
  ag手机客户端苹果版
 

     

 
 
 
 

首页作品欣赏散文

 

大人物的小村庄

发布时间:2019-03-25 来源: 作者:申元初 阅读:5 次


      大人物是谁?邓恩铭!

      邓恩铭是谁?中国共产党创建人之一。党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最年轻的代表,唯一的少数民族。山东中共党组织的创始人,山东省委书记,青岛市委书记。牺牲时年仅30岁。

      邓恩铭16岁赴山东读书,离别家人,写下一首诗作别:

              男儿立志出乡关,学业不成誓不还。

              埋骨何须桑梓地,人间到处是青山。

      在狱中,他写下《诀别》诗一首,也是他最后的一封家书:

             卅一年华转瞬间,壮志未酬奈何天。

             不惜唯我身先死,后继频频慰九泉。

      邓恩铭人生短暂,却活得伟大精彩壮烈!

      小村庄是哪里?荔波水浦村。

      一个宁静美丽的水族村寨,邓恩铭的故乡,他出生在这里的一个中药世家。

      当然,现在的水浦,进村的坝子里建起了一个纪念广场,树起了一个烈士雕像。不过,这不是我这篇文章的主题。即使不建广场,不树雕像,它仍然是邓恩铭的出生地,它仍然具有自然原生态的美丽。

走进水浦,我们流连。

      但我的这篇文章,并不直接牵连小村与邓恩铭的关系。我们只描述水浦村的美——外在的美丽和内在的美好。也许,在你了解了水浦村的双重美之后,是不是也许在那冥冥的深处,自然会有一种毋庸言说的与邓恩铭品质深深的牵连呢!

      我们就这样走进了水蒲村,静悄悄地。

      没有通知村委,没有骚扰村民,我们的来,与这个小村没有任何关系。这是我感觉最满意的地方了,因为,我们可以看见一个真实的水族村寨。以往,我们去到很多民族村寨,村民们都会被组织起来,欢迎我们,他们为我们献酒,为我们唱歌,为我们做活动,为我们穿上鲜艳的衣服,为我们织布,甚至,为我们梳妆。一看,就知道他们的行为是排练过的,他们是在表演,就跟我们在舞台上穿着民族服装歌舞一样,因此,你吃不准你看见的到底是不是他们真实的生活一面。

        但这次到水浦完全不一样了。我们走进水浦,过着日常生活的村民,猛然看见我们,眼里露出诧异的神色。我知道,一个真正的水族村寨,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了。

        前方,远远的田埂上,一个水族妇女,挑着两只竹编的提篮,估计里面是采摘的蔬菜,手扶着扁担绳走了过来。浅蓝色的衣,绛紫色的裤子,紫红色的橡皮高腰水靴。没有戴头巾,衣服上没有更多装饰,只有父母装右胸的衣襟有窄窄的一条浅红色的镶边。衣服裤子的料子显然不是家织的土布,紫红色的高腰橡皮水靴更是明显现代化的工业产品。她的穿着,明显不是地道的水族服装,但整个服饰颜色的搭配,那种彩艳如画的布料颜色,一看,只有少数民族才敢于这么采用。她没有穿着民族盛装,惟其如此,我更相信我看到了一个真实的水浦女人。

      听人说,水族女人很美。的确,这位妇女的身材十分高挑匀称,鹅蛋脸,五官端正,一位漂亮的水族农村妇女。但她的小麦色的肤色,略显风霜,可见,这是个真实的水族农村漂亮女人,而不是哪个学校的学生扮的。

一会,在路上,碰见了一个挑着草的女人,包着靛蓝色土布的头帕,穿着靛蓝色土布的父母装,头帕和衣服布料略显粗硬,靛蓝反射着微微的紫色幽光,一看,就是自己织的土布,自己染的颜色。裤子的料子就显得柔软得多。看见我们走来,人家挑着草,反而赶紧让到路边,让我们先过。诧异的目光,和我们的目光接触时,略带一丝羞涩。我们问她,头帕和衣服的布料是不是自己织的,她回答说是自己织的。我们问,裤子呢?她随口就答,这个是商店买的。她的鞋,却是一双绣得十分精致的绣花鞋,尖尖的头,四面的盘花刺绣,不用问,一看就是自做的民族手工绣鞋。

      走进村口,一家门口的竹竿上,晾着长长的土织粗布,一卷一卷地掉下来挽上去,掉下来挽上去,说明那一匹布非常地长。同行的女士们异常地兴奋,纷纷跑到一卷卷布的空隙中去拍照。大家都知道,这是真正的少数民族家织土布了。

      进到屋里,大家到楼上去看主人自绣的马尾绣绣花鞋。绣工完全达到工艺品的精致水平。大家围住几双绣花鞋翻去翻来照相的时候,这家的女主人才登上楼来,一看,原来就是刚才那挑了两个提篮,穿着高腰橡皮水靴的漂亮女人。几个女士问她的绣花鞋卖不卖,她却红着脸,虽然没有说不卖,但也没有说卖,显得很纠结。后来,几个同行的女士说,她不知道该卖好多钱一双。又可见,这是真正的少数民族绣花鞋,因为人家是做来自己穿的,而不是准准备备卖给游客的。

      走过一家又一家,大部分住户的门口,都晾着土布,也有的晾在田坝里。庄稼已经收完,田里的水早就放干,妇女们可以在田坝里支起晾衣架来。我看见一家门口晾着土布,一对年轻夫妇正在忙碌,男的正在搅一堆水泥,女的背上背着娃娃,手里纳着鞋垫。我走过去问,你们这些布是拿去卖的还是自己用的。他们毫不犹豫地回答,自己用的。我故意问,卖不卖?他们很为难地说,自家用的,不是卖的。

      走到一个路口,旁边的一小块坝子边,一个妇女正用木锤使劲地捶打一卷叠好的布,大家拥过去,围着,翻过去绕过来地拍照。捶布的妇女,先是有点紧张和脸红,慢慢才自然起来。我们有的同伴,是老摄影,还给人家提要求,捶快一点,捶慢一点,头不要偏……等等,很啰嗦。但这位妇女却一点都没有不耐烦,需要她怎样配合就怎样配合。远远地,可以看见其他还有几处捶布的地方。我不禁想起了一句诗,虽然不是很恰当,但还就是想起它来:“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这时,更多的田坝和门口坝子里,晾出了更多的布匹来。

       除了捶布的声音,整个村子显得很安静,很少看见男人,碰见的大多是妇女,但没有听见这里的女人有那种叽哩哇啦的高声说话,孩子们也不大喧闹。几只本地狗颠颠地在石板路上小跑。

好一个和谐宁静的村寨!

      村口坝子边,一条小河,清亮的水,绿色的树,两个穿着靛蓝色服装的妇女,正在水中洗布。她们在水中甩着长长的布匹,小河荡漾起一圈圈的波纹。

放眼望去,已经收割的田坝十分宽广,空气澄澈,叫人不自觉地想起王维的诗句:“新晴原野旷,极目无氛垢”,“白水明田外,碧峰出山后”。

      我有些明悟,一个美丽宁静祥和的水族村寨,一个悬壶济世的乡村家庭。小村庄出了一个大人物,其实,很有道理!

 
 

肖光强现场调研阁老坝、铝业大道建设情况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免责声明入会申请发表咨询书籍出版 

版权所有:ag手机客户端苹果版

地址:贵州财经大学花溪校区

投稿邮箱:546823043@QQ.COM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写作交流QQ群:51926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