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首页学会概况学会动态作品欣赏会员风采书籍出版业务培训学术交流咨询服务联系我们 
 
  ag手机客户端苹果版
 

     

 
 
 
 

首页作品欣赏散文

 

密林细雨茂兰路

发布时间:2019-03-25 来源: 作者:张劲 阅读:4 次


     如果说一条盘山石径可以诠释一座森林,那么攀登者的双足就是最好的注脚了,一步一步,逐字逐句。我曾在许多石径上行使过自己的这种注释权,那年去荔波县茂兰林区采风,便是其中较难忘的一次。

      森林很有名,茂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身处黔贵两省交界处,一个遐迩闻名的绿色喀斯特世界动植物王国。石径则无名,才铺好不久,而且是杂以野草、青苔的斑驳泥石路。有名的森林已经古老得说不清历史,无名的石径却还年轻得说不上历史。以说不上历史的石径去诠释说不清历史的森林,我们的每一步攀爬都显得举步维艰。加之又逢骤然下雨,这又为我们的行程增加了难度。

      时令已渐入深秋,但山中的红豆杉、香木莲、鹅掌楸、华南松以及附生在树干和苔藓上的建兰、墨兰等名贵草木,依然生气勃勃,连藤蔓、野苔、地衣也绿得有模有样,亚热带气候给予了茂兰以丰厚馈赠。不过,菲菲细雨毕竟使它们较平日有些收敛,收敛成了一帘绿中带灰的幽梦。帘是雨帘,梦是雾梦。缥缈中有不知名的淡淡暗香,和着时而传来的朦胧鸟语、隐约泉声从梦境中溢出,空气格外湿润,清新。

      雨不时髦,那是一种有质感、有韧性,传统而家常的絮絮叨叨,琐碎而又和蔼,长舌而又温柔。对于视觉,当是一种素朴的慰藉,对于触觉,乃是一种清凉的安抚,对于听觉,则是一种淅淅沥沥、喋喋不休的叩问了。风也并不新潮,千树自会唤来千雨,万叶自会招来万风。当细细密密的雨线把天地万物装订成一部大书时,风的任务是揭开灰色的封皮,然后轻轻翻动,帮助我们远远近近地指认树丛之外,哪一页是峰丛,哪一节是沟谷,哪一段是洞穴,哪一行是泉流……至于森林,更是山里生、山里长的土着。它们有的长得硕壮,苍劲,有的则生得细瘦,弯曲。尤其是后者,由于着生的地面多为裸露的石灰岩岩层,土壤较薄,加之顽石跋扈,树为山欺,严酷的生存环境逼得它们不可能高、大、上,它们只能委曲求全,但又保持着自矜与自重。当然也有令人惊鸿一瞥的时候,那是三五株银杏正举着初燃的黄焰,远远地向人们致意,雨淋得湿它,却浇不灭它,经风一鼓动,在绿灰背景中显得愈发地张扬和艳丽。

      雨天版的茂兰森林,是另一种经典。

     带领我们踏入经典的,是时任贵州茂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的冉景丞先生——一位精干、负责,具有研究员职称又兼任贵州师范大学教授和硕士生导师的青年学者。跟随这样的领路者上路,不但能学到东西,而且还有另一番感受。比如说我们一行人的雨伞上滚动着的多是来自天上的雨珠,仅是单调的沙沙作响,他的伞篷上则是密锣紧鼓,五音纷繁。因为是在前面开道,他不仅要承接天上的雨滴,还要拂落树枝上的积水,要为大家拨开那些挡路的枝叶和藤蔓,而且还得时时注意保护我们不会被泥泞和青苔滑到。

      冉景丞原是东北林业大学野生动物系1989年的毕业生,他原本可以留居城市,像许多人那样,把自己无根地插在某个花瓶似的繁华闹市里去撞运气,然而他却二话不说,志愿来到了这艰苦、蛮荒,却极具科研价值的自然保护区。毕竟出自于林业大学,他知道“根”对于人和对于事的重要性。于是,他舍弃了几条灯红酒绿的大街,而获得了绵延23000公顷的连片原始森林和众多深藏于其间的峰丛、溪流,溶洞、泉瀑、野生动植物的喀斯特王国。

      他也曾有过寂寞,但即便寂寞,也多是秘而不宣的暗绿,和树们一样,不事声张。也曾碰到过不少危险,比如和猴群相遇,和野猪相遇……最惊险的一次是和眼镜王蛇相遇。那次,他带领一个科考小组行进,也是走在前面为大家开道,刚爬上一处山崖,就与一条眼镜王蛇猝然照面。眼镜王蛇其实没戴眼镜,它不认识、也不理解眼前这个珍爱它并保护它的人。他也没戴眼镜,却认识这条昂起头来的野性的宝贵生命。眼镜王蛇没戴眼镜,不会有什么损失。而他没戴眼镜,就遭到了损失。来不及闪避,蛇的毒液已在瞬间喷到了他的脸上,幸亏有蛇药的保驾和同伴们的及时送医救助,他才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劫。如今,冉景丞的视力不好,便与那次蛇的“洗礼”有关。

      冉景丞在这里找到了用武之地。他先后与省内外高校、国内外专家合作完成了多项研究喀斯特森林生态系统的科考课题,发表了不少有质量的论文,获得过国家级和省级的多项荣誉,赢得了学术界的广泛赞誉和政府部门表彰。我们此次一路行来,他还让大家懂得了许多有关岩溶地质、地貌的知识,植物种群结构的知识,森林水文特征的知识,等等。

      爬上一座馒头样的山峰时,雨终于勉强停了,天色渐渐开朗。冉景丞指着眼前一座兀立的小木棚对我们说,别看它现在只是一个四面透风的简陋了望塔,过不了多久,它就要被建成观景台了。当人们纷纷散落在附近照相,我注意到冉景丞却在一旁悄然打量着一株香樟的幼木。幼樟不高,但茁壮、挺拔,正与他并肩而立,有人端起相机也为他们拍了一张,完了要我给取个名字。我说,他们既然那么亲密,岂不就是一个象形的“林”字,这相片,干脆就叫“林字是个双胞胎”吧。众人都笑了,冉景丞也笑了,他说那是前两年打击盗伐时补栽的一棵。    

       这时雨又下起来了,下得仍是那么不大不小,不紧不慢。放眼四望,森林还是那么莽莽苍苍,无边无际。林间石径还在向前蜿蜒,蜿蜒得还是那么影影绰绰,如蛇,如绳,如羊肠,没完没了,无始无终……

 
 

肖光强现场调研阁老坝、铝业大道建设情况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免责声明入会申请发表咨询书籍出版 

版权所有:ag手机客户端苹果版

地址:贵州财经大学花溪校区

投稿邮箱:546823043@QQ.COM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写作交流QQ群:51926199